当前位置:奥古莉健康健康之路新疆打造丝路健康服务中心和健康产业透视
健康之路新疆打造丝路健康服务中心和健康产业透视
2022-10-03

《规划》提出,根据我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的总体定位,把新疆规划建设成为医疗、科研、教育、资源、产业、文化交流“六位一体”,纵向贯通、横向辐射、互利共赢的“六大中心”,即: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新疆中医民族医药国际医疗服务中心、药物研发中心、传统医学教育中心、药材资源开发中心、民族药产业发展中心和中医民族医药交流协作中心,最终把新疆打造成为丝绸之路健康服务中心和健康产业。

在中草药种植方面,李晓瑾认为,新疆在区划研究上严重不足。区划研究就是药材种类要与土壤匹配,具体到某个乡镇或者某一块地适合种植什么,都应该有一个科学研究和实验过程。“这比找对象都难!新疆在这一块投入远远不够,有些地方决定种植哪种药材全靠拍脑袋,这是要吃亏的。比如,上世纪70年代,不经科学论证,全疆各地一哄而上都种枸杞,结果最后证明只有精河县最适合种枸杞。”

打造丝绸之路健康服务中心和健康产业,需要推动建立中医民族医药国际标准体系。李晓瑾,要把中医民族医药纳入国家标准组织工作范畴和国际认证体系,加快建立中医、维吾尔医、哈萨克医等中医民族医药国际标准体系和诊疗服务规范体系,推动中医民族医药服务机构国际认证制度。

“最近两三年,新疆兴起一股中药民族药材种植热潮,各县对中草药民族药材种植都有需求。因此,我们今年的工作比往年忙很多。”新疆中药民族药研究所药材室副主任朱军说。

中医民族医药国际化仍存障碍

李晓瑾则,中草药种植要主动迎合国家产业发展方向,最好的模式就是公司++农户的方式,并且建立质量追溯体系,这样才能种出高质量的药材。“药材价格波动大,但市场永远都存在。只有种出高质量的药材,才会有市场,才能收益。”

两股“热潮”悄然兴起

“一流的企业做标准,新疆在标准制定方面落后于人,在价格上就会吃亏。”李晓瑾说。比如,甘草的标准是由自治区起草的,甘草的有效成分甘草苷含量高,一般在1%以上;新疆甘草的甘草苷含量低,一般在0.5%以下。在市场上,新疆的甘草价格就低于的甘草价格。“为什么国家不让新疆制定标准?就是因为新疆基础研究不够扎实。”

科学种植是发展中药民族药产业的基础。朱军,种植前,要对当地的土壤、空气、水等进行测评,看能否达到相关质量标准;对于种子要进行基原鉴定,以确定购买的种子就是自己要种的;对于引种的药材则要进行小范围试种,试种过程中进行药材质量评价,确认有效成分都达标了再进行大规模种植。“种植过程中,要改变传统的种地思维,不要一味追求产量,要在质量及有效成分达标的前提下追求产量。”

打造中医民族医药产业六大中心

建设丝绸之路健康服务中心和健康产业,还要打造多层次中医民族医药健康服务体系,形成特色优势服务领域。《规划》提出,“十三五”期间,要依托自治区中医医院建立“中国·新疆中医国际医疗服务中心”,依托自治区维吾尔医医院建立“中国维吾尔医国际医疗服务中心”,依托阿勒泰地区哈萨克医医院建立“中国哈萨克医国际医疗服务中心”。

与此同时,中医民族医药对周边国家患者具有较强的吸引力。有关资料显示,自治区中医医院、自治区维吾尔医医院以及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阿勒泰地区、喀什地区等地州的中医民族医医院每年接待国外患者上万人次,主要开展疑难病症诊疗、养生保健等服务。

在走出方面,中药民族药也面临着障碍。一些国家对传统医药仍存在一些质疑,性法律法规也较多,新疆医疗机构和中医民族医药专业人员难以在国外取得执业资格,影响了中医民族医药的国际推广和交流合作。

目前,中国新疆自治区中医医院、自治区维吾尔医医院已与中亚旅游目的地国家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等国启动了医疗养生旅游合作项目。中国新疆阿勒泰地区哈萨克医院与蒙古国、哈萨克斯坦签订了医疗、保健和民间技术研究等合作协议。伊犁州中医医院在院内开设专门服务窗口和服务电话,接受国外患者预约诊疗和健康咨询等服务。

受地理、气候条件和生物资源多样性的影响,新疆中药民族药资源丰富。根据第三次全国中药资源普查和第四次中药资源普查试点数据统计,新疆药用植物、动物、矿物等药材共1917种,以植物药为主。传统维吾尔医常用药材有500多种,哈萨克医学古籍记载药物1106种,传统蒙药药材有801种。

跟玛纳斯县一样,新疆很多地方中药民族药资源遭到。“由于开荒种地、农药化肥、工业废水废渣排放、野生药材乱采滥挖等原因,导致自治区中药民族药资源储量逐年锐减,品种退化严重,局部区域的程度达到60%以上。”朱军说。

“在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掀起了这两股热潮,同时也为新疆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健康服务中心和健康产业奠定了原料基础和客户基础。”李晓瑾说。

欲打造丝绸之路健康服务中心和健康产业,加强濒危,多样性是前提。对此,朱军,应该建立濒危植物区。比如,新疆天山雪莲区、新疆阿魏区等。“还要在乌鲁木齐附近建立药用植物园,以便观赏、科研、教学和。”

在李晓瑾看来,新疆医药研发条件落后,药材标准制定工作滞后,中医民族医药科研机构设施设备条件与所承担的繁重科研任务不相匹配。我区维吾尔药、哈萨克药等少数民族医药临床疗效评价指标及研究方法体系尚未确立。全区维吾尔医常用药材约500种,目前仍有31种没有标准。

新疆中药民族药研究所药材室主任李晓瑾说,新疆作为多元文化交融荟萃的地区,传统医学也呈现多样性、性和包容性,中医药、维吾尔医药、哈萨克医药、蒙医药等在医疗、养生、保健、康复等方面优势突出。

两股热潮正在新疆中医民族医药领域悄然兴起。

与此同时,发展中医民族医药,打造健康服务中心和健康产业也面临不少挑战。谈起中草药,玛纳斯县天山绿园中草药种植合作社理事长张学忠心中颇感惆怅:“我们小时候,玛纳斯到处都能见到野生的贝母等中草药,现在只有在大山深处才能见到。”